上海热线 - 上海地区最专业的新闻热线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上海新闻 > 今年暑假:跟着爸爸妈妈上班去

今年暑假:跟着爸爸妈妈上班去

发布时间:2016-07-11 05:59:3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蓓;胡玉荣;包璐影
今年暑假:跟着爸爸妈妈上班去-托班 拼搭玩具 爸爸妈妈 暑假 饮食保障

  【编者按】今天,劳动报2016夏令热线正式开张。关于生活和工作、忧愁和烦恼,你负责吐槽报料,我们负责开炉下锅,大家一起来烹一碗健康、静心、安全的“解暑汤”。

  今天的第一碗“解暑汤”,是关于暑托班那些事儿。

  还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些国营大厂、机关事业单位的暑托班吗?多么亲切暖心,却又多么遥远。自2000年之后的数轮“婴儿潮”,再到去年开始实施的“二孩政策”,专家们预测,未来这座城市年均出生人口将近30万人。这么庞大的一个群体,他们的假期该去哪儿?暑托班问题,是这座城市当下最重要的民生。关注孩子们的假期,就是对新一代双职工家庭的关怀,也是对广大职工最贴心的慰藉。

  一到暑假,“孩子去哪儿”就成了不少家庭的烦恼。

  近来,企业自办暑托班的呼声渐高,但面临各方阻力却不小。有项调研显示,46%的企业不支持员工带孩子来单位,25.7%表示明令禁止。带孩子上班尚且有违规之嫌,上单位暑托班对于不少人而言,更是遥不可及的梦。

  近日,本报记者走访了4家自办暑托班或者职工子女夏令营的单位。其中有企业坚持办班20年,有单位工会克服各种困难关心职工,也有企业顶着种种压力“悄悄”开班。我们讲述这些“别人家的单位”的故事,希望能探讨一种可能性:企业主导、社会参与,为职工分忧解难,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

  ●宝钢“爱心暑托班”:

  20年依靠志愿者无私奉献

  今年,宝钢暑托班迎来了第20个年头。企业牵头、单位关工委老同志甘当志愿者、委托幼儿园协同办班,这样的办班模式让宝钢暑托班的生命力持久不竭。

  20年“暑托”孩童约千人

  早上9点,宝钢三村宝山实验幼稚园里,200平方米的多媒体活动室里摆放上了7张小桌子,45名孩子自由组合,围在桌子旁。年龄稍大一些的在写暑假作业、看书,年龄小一点的则在搭积木,玩洋娃娃。

  在外人看来,这样的“混班”模式或许有点奇怪。从7月1日到8月底,每周一至周五,早上7点至下午5点半,这里就成了宝钢暑托班。

  墙壁上张贴着的数字提醒着人们这个暑托班的“年龄”。今年它20岁了,20年里已经有近1000名孩子在这里度过暑假。

  “这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实事。”宝钢“关工委”副主任陆振家说。

  1小时内“秒杀”45个名额

  暑托班收费每月1200元,出于卫生安全考虑,所有食品都由指定配餐中心配送。孩子们除了在这里学习、娱乐,园方还会和企业的“关工委”、团委等志愿者一起提供其他活动,甚至还能前往自己父母单位参观。

  宝钢职工以中青年为主,双职工比例较高。如此“价廉物美”的暑托班受欢迎程度不言而喻。园长英慧娟说,报名当天,家长早上7点不到就来排队,才一个小时,40个名额就被抢完。最后反复协商,好不容易增加了5个名额。

  10岁的珠珠已经是第4年报名参班。根据招生规定,暑托班的孩子年龄都控制在幼儿园大班、小学1-3年级,一想到明年升学后暑假就不能再来,珠珠有些难过,还不停地问园长:“老师,我还想再来一千年呢。”

  薪火相传接力交班

  担任暑托班志愿者的陈凤霞等8人已连续多年为这个班忙碌。几年来,暑托班的办学模式年年有创新,每年春节刚过,志愿者们和园方就开始制订当年计划,进行生源调查,对办班的方式、地点、师资力量、防暑降温措施等一一加以落实。

  爱心暑托班最初始于一群老人的关爱。20年前,一些离退休的宝钢老职工总是看见宝钢新村里有孩子独自玩耍,脖子上大多挂着一串钥匙。热心的老同志便从自己家里拿出席子、电扇、水果,把几个孩子们聚集在一起,而这正是现在宝钢爱心暑托班的雏形。此后,在宝钢集团工会等各方大力支持下,暑托班有了更好的条件。

  采访中,有家长提出,既然需求那么旺盛,那企业为何不能再多开办几个暑托班呢?对此,志愿者吐露了心声:无私奉献固然是基础,但仅仅凭着一股精神,到底能维持多长时间,毕竟自己也是老人了。

  “爱心”是暑托班的灵魂,但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想要让暑托班“托”起更多的孩子,为更多职工托底,就需要更好地整合和利用社会资源,适时发挥社会组织的力量,这才是暑托班的“爱心精神”。

  ●瑞金医院暑托班:

  照管孩子不能“走过场”

  7月4日一大早,瑞金医院工会干部阮觉民在微信群里发出一组孩子照片,“宝宝们做眼保健操和画图”。午休时,群里热闹得像沙龙一样,刚刚下了门诊的“粑粑麻麻”一边吃饭一边点评,“看到我家宝贝啦”、“瞧这专注的小表情”……

  这一天,是瑞金医院职工子女暑托班开班首日,也是这家拥有3600名职工的上海规模最大的医院第一次尝试办暑托班。

  办有“温度”的暑托班

  这可不是那种“大家集中写作业、吃午饭、睡午觉”式的看护班。在名为“7月暑托班”的家长群里,医院工会副主席龚震晔通过实时上传照片的方式“直播”了娃娃们有趣有意义的一天:快乐作文、小小画家、思维训练、趣味阅读、Let'stalk、拼搭玩具,还有生动通俗的国学课。

  “不仅要把孩子们照顾好,还要让他们学到东西。”医院党委副书记俞郁萍告诉记者,如果单纯找几个人集中看护孩子,让他们自己写作业,虽然对医院来说操作更简单,但对孩子来说意义不大。由于医院本身没有教育资源,他们找到了社会第三方教育机构合作,课程设计、教师安排等都很专业。“我们希望能办成有温度、有内涵的暑托班。”俞郁萍说。

  看看群里家长们的反馈,就知道娃娃们有多嗨了。“儿子回来说开心死了,外面报的培训班不想去了,只想参加暑托班呢。”“看到宝宝玩得这么好,我乘机教育她,再不听话,明天不带你去单位了。”

  最担心安全问题

  虽然开班后的职工反响出乎意料的好,但是俞郁萍还是放不下悬着的心。

  “一想到安全问题,我就焦虑。”她说,前期筹备时,医院党委会上就针对安全保障反复讨论研究。

  暑托班设在科教楼地下一层的职工俱乐部,是个相对封闭的场所。虽然这样,院方还是关掉一扇后门,在前门派了保安把守,孩子们每一次进和出都要签到。大楼有一部电梯直通地下室,为了安全,-1层按键也被锁住,“就怕小朋友自己跑出去。”俞郁萍说。

  意外伤害的防范也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吃饭时奔跑追逐、互相间打闹嬉戏,碰伤和跌倒常常在这个过程中突然发生。为此,医院工会全体动员,每个班除了两个老师,还加派两个工会干部负责随时看管。

  需求太大独木难支

  龚震晔说,开班后还不断有人来问“有剩下的名额吗”,连外单位的人也打来电话要求“搭个伙”,“名额差不多像被秒杀一样,需求实在太大了。”瑞金医院目前35岁以下年轻职工超过2000人,带娃需求“排山倒海”。“医生护士真的太忙,家里孩子几乎都在放养,平时主要呆在学校,一放假,孩子去哪儿就成了最大的生存问题。”俞郁萍说,职代会上,暑托班话题呼声很高,这让她想到,要让医护人员安心工作,医院必须承担起责任。

  一个暑假2个班,可以容纳80个孩子,目前优先照顾双职工家庭和困难职工。俞郁萍坦承,数量不多,但已经到了医院能力的极限。参加暑托班的孩子都是跟着“粑粑麻麻”的工作生物钟,早上7点半一起来上班,晚上6点多数父母还在看门诊查房,而外请的老师却是按照“早九晚四”出勤,前后三四个小时就成了考量暑托班安全的“最后一公里”。所以龚震晔和她的同事们必须承担起“空窗期”的陪读、陪玩任务。

  ●仁济医院夏令营:

  只要领导有决心,其实没那么难

  这两天,不少仁济医院医务职工都在转发一条仁济职工子女夏令营招生帖。8月初,由该院工会策划的夏令营将分两期开张。“单位又有托儿所啦!”在医院内部工作群里,年轻的爸爸妈妈们奔走相告。

  “上世纪80年代时,很多单位都自己办托儿所幼儿园,孩子从小就跟着父母一起上班。”闵建颖,仁济医院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一个70后的年轻妈妈。在她的记忆里,小时候一到放假时,她就在爸爸妈妈单位的托管所呆着,和同事孩子一起跳橡皮筋、写作业。

  伴随着托幼机构社会化,单位托所最终成为历史。

  在为期三天的夏令营里,“仁济娃娃”将在群艺馆老师的教授下学习创意编织和海派面塑,接受魔术训练,在志愿者的引导下学习心肺复苏技能,在爸妈平时吃饭的食堂尝尝大菜师傅的手艺。“现在最大的担心是安全问题。”闵建颖说,意外跌倒、饮食保障,虽然医院为此已经做了“总动员”,但她还是担心百密一疏。

  为了防范可能出现的意外,眼下仁济工会正在反复推敲方案,场地流程过了一遍又一遍,线路一次次优化修改,每个工作人员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能不能引入社会保险资源?”闵建颖这几天到处打电话求助,希望能有保险公司为暑期夏令营订制短期意外保险。“辛苦是一定的,但要说困难,都是有限的,只要真的想办,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难。”闵建颖说,暑托班能不能办成,最重要的是单位领导班子支不支持。“我们有全体领导层的支撑,所以坚持了下来。”她说,在仁济的医院文化中,只要是能给职工带来便捷、能够提升职工对仁济价值认同的事,他们一定会做。

  ●企业自办暑托班:

  顾虑太多不敢声张

  为了办暑托班,沪上一家绿化建设公司煞费苦心调动了一切资源。这本是一件好事,但面对记者的采访要求,企业负责人却顾虑重重,再三表示“最好别报道。”

  该公司从事绿化建设行业,有上百名职工,每年到了暑假,职工请假的情况明显增加。因为家中孩子无人照看,有的夫妻俩甚至轮流请假在家带孩子。

  今年,该企业决心办个暑托班,解决部分职工的后顾之忧。记者在现场看到,尽管暑托班的各项设施稍显简单,但是十几个孩子却安静地呆在屋子里,氛围温馨,稍大些的孩子在埋头写作业;小一些的有的在画画,有的看漫画。一个小大人模样的小姑娘开心地说:“以前每到暑假,爸爸妈妈总把我送到隔壁阿婆家,现在和妈妈一起来上班,还能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觉得特别开心。”

  职工小沈夫妻俩都是新上海人,女儿今年五岁,没上幼儿园前,一直在老家由父母帮忙带着,可是上了幼儿园后,到暑假就彻底没了方向。社会上办的暑托班,费用高昂,自己承受不了,还好隔壁的好心阿姨伸出了援助之手,帮他们度过了小班时期的难关。可是今年5月,阿姨不小心摔断了腿,夫妻俩顿时傻了眼,眼看着女儿又要放暑假,心急如焚。“当听说公司今年有暑托班,我第一个报名,我不期望她能学到什么,只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公司真的为我们办了一件大好事。”

  但是,企业负责人却有不少苦衷:“对于企业办暑托班,没有具体的政策规定,该不该收费?收费的标准是什么?如果真的发生一些意外,肯定会被扣上违规办学的帽子,这对于企业管理层的压力很大。”该负责人表示,不想宣传,怕职工期望值过高,目前只承担一些最基本的照顾职能,如果更多的孩子要参加,肯定要分班,到时需要更多的带班人员和资金投入。对于这个问题,公司连想也不敢想,毕竟实力有限,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 关键词浏览:
  • 济南市市中区开展“强师固本·强课提质”现场会
  • 11月30日,济南市市中区“强师固本·强课提质”现场会在济南市东河小学举行。在学生作品展示区,郑煊可同学分享了学校“走泉城爱家乡”主题教育活动,并介绍了同学们制作的作品。...

  • 共谋大发展 山东省会经济圈一体化发展成效显著
  • 10月下旬,济南市莱芜区、钢城区、长清区、平阴县分别与泰安市岱岳区、肥城市、东平县先后签订流域横向生态补偿协议,贯彻落实上下游协同治污原则;...

  • 感动!女子在户籍室看到亡夫的照片泣不成声
  • 10月19日,在滁州市来安县半塔派出所户籍室,一名女子在为其丈夫开具死亡证明,当看到户籍系统中丈夫的照片时,女子泣不成声。...

  • 女子被装行李箱抛尸,系年仅28岁的海归,嫌犯住处可轻松偷窥其房间
  • 近日,上海市长宁区女孩被害后,疑似被装在行李箱中运往异地抛尸引发舆论关注。10月13日,上海和无锡警方回应称,嫌疑人已被抓获,目前案件正在调查中。...

  • 湖南省重大疾病心理健康指导与干预协同联盟成立
  • 湖南省2021年“世界精神卫生日”宣传活动9日在长沙举办,会上湖南省重大疾病心理健康指导与干预协同联盟成立暨湖南省常见精神障碍防治和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促进项目正式启动。...

  • 共同把老区苏区建设得更加美好
  • 梅州市大埔县,青山郁郁的笔枝尾山山顶上,一座高15米、宽4米的纪念碑屹立于此,15个鎏金大字“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烈士纪念碑”,历经半个多世纪的风雨仍熠熠生辉。...

  • 核酸检测进工地 全面守护工友健康
  • 为筑牢疫情防控安全线,切实保障施工人员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近日,中国一冶长沙经开区黄花及大众片区PPP项目积极联系核酸检测单位来到项目驻地,为290余名农民工进行核酸检测。...

  • 未来15年 天津养老服务、儿童福利等设施这样规划!
  • 日,《天津市民政服务设施布局规划(2020-2035年)》(下文简称《规划》)在天津市民政局网站上向社会公示。...

  • 太行红色“信使”讲党课,让人听得泪流满面
  • 56岁的崔韶光像一个“信使”,将共产党人的光辉事迹和感人精神传播到全国各地。记者跟随她讲课月余,没有一堂课上不见听众泪光...

  • 武汉红色卫士-星光耀志愿者谢谦回忆抗疫经历:按下红手印,请战赴火神山抗疫
  • 在武汉市贵阁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文件陈列室,一份盖有红手印的请战书让人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