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 上海地区最专业的新闻资讯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撒一圈鲜辣粉 吃一碗大馄饨

撒一圈鲜辣粉 吃一碗大馄饨

发布时间:2016-07-10 08:15:39 来源:解放网 作者:李欣欣
撒一圈鲜辣粉 吃一碗大馄饨-馄饨,辰光,汤团,新天地,盛兴,老董,阿拉,点心店,王云生,老早,

撒一圈鲜辣粉 吃一碗大馄饨

  这家小店隐匿在新天地的南面,一条叫顺昌路的小马路上。

  许多老食客小时候就来这里吃过点心,如今他们无论搬到哪里,还是会回来,穿过顺昌路两侧发黄的两层楼房,然后坐到略显拥挤的店里点一碗熟悉的食物,边咬下一口热腾腾的馄饨或汤团,边看老师傅和几十年前一样在利索地包汤团、裹粽子。

  在不断改换着面貌的新天地旁边,这家点心店如同是凝固在了时间里。

  老食客对味觉是有执念的,无论搬到哪里,他们仍会回到这家坐落在新天地的百年老店,尝一口熟悉的味道:黑面粉制成的面皮的嚼劲、鲜辣粉吊起的汤头的鲜味……有那不变的味道的地方,即是心安处。


撒一圈鲜辣粉 吃一碗大馄饨

店里的鲜辣粉和辣椒酱是吃馄钝的“标配”

  “鲜辣粉么是标配”

  这家小店隐匿在新天地的南面,一条叫顺昌路的小马路上。

  “小辰光就来过,米道么跟老早一样,没变过。”老董坐在盛兴点心店的方桌旁,在盛馄饨的大碗里撒了一圈鲜辣粉,“鲜辣粉么是标配,再加点辣的,习惯这样吃了。”老董从小就住在老卢湾区,他高中时就读的学校在马当路上,跟盛兴点心店隔了一条街,放学后常和同学一块过来。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老董还是像过去那样,时常到店里来下一碗大馄饨当中饭。

  在这家不起眼的小店里,早上和中午的高峰时段总归是要等位子的。许多老客人都像老董这样,小时候就来这里吃过点心,如今他们无论搬到哪里,还是会回来,穿过顺昌路两侧发黄的两层楼房,然后坐到略显拥挤的店里点一碗熟悉的食物,边咬下一口热腾腾的馄饨或汤团,边看老师傅和几十年前一样在利索地包汤团、裹粽子。

  这些年新天地的变化成了上海滩的传奇,新的高楼大厦还在机器的轰鸣声中孕育着,那些老房子下面的沿街店铺走马灯似地改换着面貌,只有一旁的这间点心店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和顺昌路那些安静潮湿的弄堂一起,被凝固在了时间里。

撒一圈鲜辣粉 吃一碗大馄饨

每天中午11点多,店门口就会开始排队

  馄饨加汤团,一碗全家福

  五月的一天中午11点左右,一把轮椅停在盛兴点心店的门口,推轮椅的阿姨看上去70多岁的样子,手里拿着一个搪瓷杯子和塑料袋,走进店里去打包馄饨。轮椅上坐着一位戴眼镜的爷叔,头上一顶红色帽子。他们是从浦东乘车过来的,专门到盛兴来买一碗馄饨。

  “老早阿拉就住在这附近,我第一趟来吃,还是我学生带我来的,现在我退休都交关年数唻。”爷叔的腿脚不便利,但精神不错,说话时把脸扬得很高。买好馄饨后,阿姨又到附近的小店去询问能不能修手表,然后推着爷叔慢慢地离开了。

  在盛兴点心店里,不时会有身穿睡衣、手拿搪瓷碗或小锅的人走进来打包馄饨,很多客人都和店里的阿姨认识,在等馄饨时跟一旁包馄饨的阿姨们寒暄几句。

  11点以后,店里的客人一下子多起来了,过道里也站着等位的人。一位扎着马尾辫的阿姨身穿白色工作服,一手端一只大碗,招呼着店里的客人,“哪位要的全家福?哪位要的大馄饨?”

  小店进门处摆着一张收银台,收银台背后挂着幅红底白字的价格表。除了馄饨、汤团和粽子外,店里还有生馄饨皮、糯米粉和汤团芯子卖,客人点得最多的是店里的特色点心“全家福”,五只菜肉大馄饨,一只鲜肉汤团和一只芝麻汤团。

  店堂里面积不大,二三十平米的样子,摆着五张方桌,门口隔出了一个工作间,专门用于包汤团和粽子。平日店里包的粽子不多,上午最多半小时就卖光了,最近因为端午节的缘故,店里增加了粽子的供应量,许多客人一买就是几十只。

  在店堂的一角,摆着只小小的方台,两名阿姨坐在台子旁包馄饨。再往里走是厨房,两口巨大的汤锅呼呼冒着热气,分别用来煮馄饨和汤团,灶台上摆满了蓝边的大瓷碗。地方虽不大,但干净有序。

撒一圈鲜辣粉 吃一碗大馄饨

在盛兴的店堂里,专门辟出一块区域包馄饨

  “30多年唻,伊不认得我,但我一直认得伊。”

  “小辰光阿拉外公外婆就一直带我来,35年唻。伊拉馄饨老有特色的,为啥呢?皮子比较厚,是阿拉讲的黑面粉做出来的,老有咬劲呃。我记得伊个辰光厨房里厢烧大灶头,旁边有一只壶,装着猪油,馄饨出锅的时候,师傅就拿着壶滴一点猪油进去,老香呃。”龚文点了一碗大馄饨,洒了不少胡椒粉进去

  龚文今年40多岁了,曾做过多年厨师的他对美食一直有兴趣。从小住在老卢湾区,小时候外婆带他来,现在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带自己的孩子来吃。“伊个辰光伊拉在门口摆了只台子,把馄饨馅一刀一刀反复切,都看得到的呀,阿拉吃得老放心呃。”

  “其他地方的馄饨么,好的也有,但是没伊味道好,阿拉吃惯了这个米道。”中午时分,老何走进店里,点了碗馄饨。店里挤满了客人,他好容易找到了一个位子坐下。一碗热气腾腾的大馄饨上来,老何洒了点胡椒粉,呼哧呼哧地大口吃起来。

  老何今年62岁了,他小时候住的地方就在盛兴对面不远。在他的记忆中,5岁左右,就跟着母亲来这里吃过馄饨,现在他搬到其他地方去了,还是经常来,“想吃馄饨了,就叫部车过来,这个是真的事体,每个礼拜要来一两趟,有呃辰光来个三四趟。我就想吃这一只馄饨,伊拉味道跟老早一样的,还是原味,不像有种店,生意红了,质量就差了。其他地方的馄饨我不要吃的,没有鲜米道。”

  “喏,伊在这里么,30多年唻,伊不认得我,但我一直认得伊。”老何指着正在包汤团的一个老师傅说。

  老师傅抬起头笑了笑,继续低头安静地在工作间里包汤团。这位老师傅叫王云生,他在盛兴工作了33年,老客人都熟悉他这张面孔。

  “我都二十多年没来过了,侬还在这里呀。”

  王云生是江苏丹阳人,1982年,他顶替父亲到打浦路的一家国营饮食店上班,一年后调到盛兴点心店来,从那以后,他就再没离开过这里。“伊个辰光上海年纪轻的都不大肯来,店小嘛,又没啥大的技术,小青年做这种生活(工作)不大肯的,钞票不多,又吃力来兮,早上厢四点半就要爬起来。”

  “老早这附近点心店少来兮的,除了盛兴,对过还有个清真面店。阿拉店里厢主要是馄饨汤团,粽子只在端午节前开始卖,后头这附近的餐饮店才一点点多起来。想想伊个辰光其他机会蛮多的,要是我拍拍屁股跑了,工资肯定会更高。但是想来想去,我还是欢喜稳一点,钞票么多赚多用、少赚少用。后头单位分了一间小房子给我,到香港回归那一年,老婆儿子都从乡下到上海来了。”

  “老早阿拉两头班,生意比现在还要好,中上厢没人到外头吃饭,大家都回自己屋里厢吃。早上厢五点开门,到九点半就结束不卖了,下半天么一点半才上班,做到五点多。”在王云生的印象中,从他来盛兴开始,店里就天天排队。“早上厢七点半以后,小馄饨就不卖了,只卖大馄饨跟汤团,根本来不及包呀。”如今,那些没有离开的老邻居几乎都还认得王云生,“只有弄堂里两个年纪大的,伊拉现在八十多岁了,每趟我跟伊拉打招呼,伊拉已经不认得我了。我刚来呃辰光,伊拉只有五十多岁啊。”

  “这附近交关居民都搬到平房里去了,只有周末过来,买馄饨皮、汤团芯子回去,一到周末,买生馄饨的客人邪气多,都从老远老远的地方过来。”有不少离开顺昌路多年的居民依然认识王云生,“前两天还有个客人讲,哟,我都二十多年没来过了,侬还在这里呀。”

  “几十年了,汤头的配方跟老早还是一模一样。”

  无论店堂里客人多与少,王云生总是安静地在工作间里包汤团或裹粽子,时常有客人进出店门时,会扣几下玻璃窗,跟他点点头打声招呼。

  这天中午,一名快递小哥弯下腰敲了敲工作间的玻璃,王云生将一个小盒子递给他,里面包着几个大粽子。王云生说,有个在盛兴吃了很多年点心的老客人搬到北京去了,最近特别想吃店里做的粽子,便打电话来拜托他寄粽子过去。

  他每天的工作是从清早五六点钟开始的,门店隔壁的弄堂里有一间小屋,是专门用来磨糯米粉的。“天冷呃辰光,半夜里两三点钟就要来泡米,天热呢,辰光就不好长了,否则米要发酵唻。”

  每天清晨,王云生把泡好的米反复淘清爽后,再放到机器里磨,然后将磨好的米装在干净的麻袋里,木板压在上面,木板上还要摆重物,以便把粉里面的水挤出来。“阿拉是土压法,要压几个钟头唻,压好后就进冰箱,要用的辰光,将糯米粉烧成一块一块,再用机器把生粉和熟粉打在一道,生熟比例是四比一。”两个月前,因为市容整治,弄堂里这间磨粉的小屋被拆除了,盛兴的上级单位安排了另一个磨粉的场地,让盛兴的汤团能够保留手工制作的传统。

  • 关键词浏览:
  • “搜狗百科”引纠纷 房产公司退还消费者买房定金3万元
  • 上海松江:设立消费纠纷调解工作室 挽回损失4万余元
  • 18岁少女腹中长30厘米肿瘤 市一团队2小时拆除“巨弹”
  • 龙美术馆新展,艺术家赵刚用创作表达“煮夫”的焦虑
  • 透过玻璃看大千世界 上海最酷儿童博物馆升级归来
  • 新华全媒|本土疫情再现怎么办?从“京沪经验”看如何织密筑牢疫情防控网
  • 长三角地区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促进联盟建立
  • 上海移动:个人千兆应用预计年内覆盖用户增长30%
  • 梦中的江南水乡 嘉善向上海市民送出“数字旅行大礼包”
  • 梦中的江南水乡 嘉善向上海市民送出“数字旅行大礼包”
  • 播下航空航天梦想的种子 “中国飞天梦,科普万里行”走进上海
  • 最高奖金100万元,“福彩花博会主题即开票”上市销售
  • 证监会依法对相关账户涉嫌操纵利通电子、中源家居等股票行为立案调查
  • 香港1名4个月大男婴确诊 与涉瞒报的印度男子有关
  • 昭通市开展“5.15”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活动
  • 昭通消防开展“长征路上学党史 胜利起点忆初心”活动
  • 昆明市西山区大型非遗文创作品《风雨百年 辉煌依旧》正式创作完成
  • 昆一中嵩明学校成立!近八千嵩明学子将享受优质教育资源
  • 现在不报名后续无法填报该批次志愿!11所高校2021年在沪综评招录报名月底结束
  • 演出22年逾600场,这版《碧玉簪》首到沪,浙越携三部经典“闯滩”魔都
  • 网传东航空姐陪睡领导?真相让人怒了…
  • 经调查,仇某通过朋友获取了倪某的微信头像等信息后,为博人眼球,向他人炫耀其所谓的“社会关系”,以使用自己的两部手机对发信息的方式,故意编...

  • 网传上海东方明珠塔下两辅警互殴?黄浦警方:两人是保安已带回调查
  • 4月17日下午,网上视频流传称“两个辅警在东方明珠打架”,视频中两个看似身穿警服人员在上海东方明珠塔下持棍互殴,引网友热议。...

  • 这栋上海老房子没人敢碰,就连河道整治都要绕着走,这么牛?真相是…
  • 坊记来到现场后,看了一下周边环境。发现蔡先生家的房屋较为老旧,屋前是晒谷场和破损的围墙,而支撑场地和围墙的梁就在河道里。...

  • 张恒发文回应被判赔郑爽2千万:无法接受希望再审
  • 北京时间4月1日消息,昨天(3月31日)下午,张恒微博发文回应被判赔郑爽2千万,表示无法接受判决结果,将向上海市高院提起再审申请。...

  • 在女厕偷拍男高中生家长发声:全家遭遇网暴 孩子已经知道错了
  • 近日,有网友爆料,上海一男高中生在女厕安监控威胁女生。男生家长称,孩子不是安装摄像头而是用手机拍的。...

  • 歌手高娅媛酒醉昏睡车内 涉危险驾驶罪被警方刑拘
  • 看看新闻Knews记者了解到,醉驾中的当事人高某正是2006年参加《我型我秀》节目出道的歌手高娅媛。...

  • 6年前上海制止猥亵儿童犯罪的英雄,为何会被所救孩子父母亲手送进警局?
  • 过去几年,陈燕一直将褚庆东视作独生女儿丫丫的救命恩人,两人又恰好是浙江老乡,生活中的挚友。她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她会亲手拨打110报警电话,...

  • 上海给独居老人装智能水表 12小时不走字自动报警
  • 你不用水肯定家里没有人了,还是出去了,还是怎么了,还是老人睡在家里不能动了对吧,(能)及时发现。特别是装这几样东西我很欢喜的,国家能想到这...

  • 上海餐馆门口现医护人员 官方回应
  • 11日晚间,网上传出上海市上海闵行区一餐馆外拉起警戒线,并有医护人员到场的视频在网上热传。...

  • 异性之间发生了关系,大多是从这几个时候开始的,别不信
  • 友谊和爱情之间隔着千山万水,但有时候却只隔着一层纱,一层纱被捅破了,那么两个人的关系也就不是那么的纯洁了!...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