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资讯网 - 上海地区最专业的新闻资讯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安徽新闻 > 安徽萧县遭遇塌方式腐败 历经4年整治后“重生”

安徽萧县遭遇塌方式腐败 历经4年整治后“重生”

发布时间:2016-09-16 13:27:54 来源: 作者:
作为地处安徽北部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在2012年的反腐大潮中,萧县以其塌方式腐败闻名。自原县委书记毋保良开始,该县80多个党政干部落马,三分之一的县直机关正职空缺,全县23个乡镇,近20个乡镇一把手被免。 4年之后,

  作为地处安徽北部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在2012年的反腐大潮中,萧县以其塌方式腐败闻名。自原县委书记毋保良开始,该县80多个党政干部落马,三分之一的县直机关正职空缺,全县23个乡镇,近20个乡镇一把手被免。

  4年之后,在新近发布的《安徽县域经济竞争力报告(2016)》榜单中,这个此前负面新闻缠身的皖北大县悄然入围。在发展速度、产业竞争力、发展活力、特色经济、城乡协调等方面,萧县均位居安徽前列,其中,发展速度竞争力更是排名全省第一。

  从一个塌方式腐败县,转身成为一个发展先进县,短短的4年间,萧县实现了自我救赎。

  9月9日,中秋节前6天,安徽省萧县纪委下发了一份措辞严厉的通知。

  通知的主要内容是严明节日期间纪律,被归纳为“十条严禁”,其中一条提到:严禁借节日之机跑官要官、买官卖官、拉票贿选。

  这条特别的“严禁”让人回想起萧县过往的历史——4年前,这个地处安徽北部的大县发生塌方式腐败。

  受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腐败案所牵连,萧县80多个党政干部落马。该县三分之一的县直机关正职空缺;全县23个乡镇,近20个乡镇一把手被免。

  按毋保良判决书所述,毋保良仅在节日期间收受的礼金就多达321.2万元。

  4年过去,类似“十条严禁”这样的紧箍一直高悬在官员头顶。

  “习惯了。”一位当地乡镇的党委书记说,4年来,萧县出台了太多旨在规范官员工作生活纪律的禁令,警钟长鸣是现在官员们的新常态。

  最灰暗的一段时期

  正是葡萄飘香的时节。萧县的路两旁,大多是葡萄园,和众多羊肉馆里羊肉汤味道混合在一起,就成了萧县这座皖北小城特有的味道。

  萧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地处苏、鲁、豫、皖四省交界。2012年,萧县发生了该县建县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官场地震”。

  导火索由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腐败案所引发。

  法院认定,2003年至2012年期间,毋保良利用担任萧县副县长、县长、县委副书记、县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工作调动及职务、职级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1900万余元。

  2013年8月,毋保良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2014年6月,安徽省高院终审,维持原判。

  毋保良案波及整个萧县,引发一场多米诺骨牌效应,萧县80多名领导干部接连被免职。

  这其中,有县政协主席、副主席、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副县长等县领导班子成员;也有财政局长、交通局长、教育局长等县直单位领导。

  全县23个乡镇,近20个乡镇一把手被免。

  起诉书显示,向毋保良送礼的人员中,公职人员占据一半以上,涵盖了萧县几乎所有乡镇及县直机关。

  从毋保良的判决书来看,在毋保良案中,受牵连的部门几乎囊括了当地最为重要的几大党政部门,统战部、财政局、住建局、交通局、公安局等纷纷沦陷,只有那些“权小、钱少、人少”的部门没有卷入其中。一些乡镇的一把手不仅经常去送礼,而且还“组团”去送。

  住建局、招商局、交通局这些“油水”较多的单位,其一把手的行贿金额也最多,十几万到二十几万不等。他们送钱的原因,是希望毋保良在“工作的开展和个人的提拔上提供帮助”。

  今年84岁的萧县老县委书记王春强(化名)认为,这是萧县历史上最灰暗的一段时期。

  “送钱的声音都传到我耳朵里来了”,王春强说,有一次,他听闻有人为了当官,一次就给毋保良送了10万元。

  这位老县委书记在县委大院里,故意制造了一次跟毋保良的“偶遇”,好意提醒对方退钱,“如果我不跟你说,是我不负责任”。

  毋保良回应称:“老领导,绝对没有的事”。

  第一把火

  2012年12月20日,萧县在县委书记空缺长达8个月之后,终于迎来了新任县委书记——安徽省委、省政府信访局信访督查专员龙道金,龙道金为副厅级官员,有分析称,此番调任萧县县委书记,属于“高职低配”,足见组织部门用意。

  龙道金曾向凤凰网透露,一开始自己也有几分不愿。安徽省委领导找他谈话,他说自己已经做了4、5年县委书记,“从内心讲是不想做这个的,但是服从省委决定”。

  紧随其后,2012年底,王共伟从宿州市教育局局长任上调任萧县,任代县长。

  龙道金和王共伟搭班,组建新一届萧县领导班子,俩人也被人们戏称为“龙王”共治。

  一位萧县老干部告诉记者,“稳定人心”与“补充干部”成为龙、王二人的当务之急。

  新一届领导班子成立后,第一把火便烧向了在当地颇有传统的“红包文化”。

  这位老干部说,萧县此前有送红包的习俗,多集中在过节、婚丧嫁娶等,但后来,这一习俗在官场上慢慢变味,成为一种“变相的行贿、索贿”。

  服刑中的毋保良曾写了自白书对自己的罪行检讨。自白书中,他提及在担任萧县县长、书记期间,每逢春节和中秋节,许多乡镇和县直机关负责人就会以汇报工作名义送钱。

  “办公室送不掉就送到家里,节前送不掉的就节后送,一次送不掉就多次送,反复送,直至送掉为止。有几个干部给我送钱,送一次退一次,退一次就再送一次,反反复复达五六次之多。”毋保良在自白书中说。

  萧县一位乡镇党委书记认为,“龙王”的第一把火是烧在了根子上。“现在跟以前相比,最大的变化就是很少有人敢收红包了”。这位书记说,萧县公布“廉政账号”,划出时间和政策界限,拒绝上交(红包)的,一律先免职再纪律处理。

  所有县、科级干部向全社会公开承诺,拒收拒送红包。如果家属收受红包的,追究干部责任;收受公款红包的,双方都不得提拔任用。同时还划定“八个不准”,不准大操大办、公款送礼等。

  今年8月,萧县纪委通报了10起严重侵害群众利益典型案例,其中一例便是“收红包”:孙圩子乡国土资源管理所原所长周凯,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孙圩子乡石料厂负责人王某某等人现金、礼品、购物卡共计13万元。萧县纪委给予周凯开除党籍处分,同时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我们的态度是明确的,发现一例、查处一例、通报一例”,萧县一位县领导说。

  50岁的“黑马”镇长

  时至今日,50岁的王寨镇镇长陈轩林在萧县官场都还有“黑马”一说。

  陈轩林原本不在镇长拟选名单之列。此前,他在该县另外一个乡镇担任副镇长,按照组织惯例,副镇长和镇长一职中间,还隔着副书记。

  但最终,陈轩林“横空杀出”,被“越级提拔”为王寨镇镇长。

  让陈轩林命运发生改变的是今年的一次干部考核。考核组发现,陈轩林一毕业就到了乡里工作,至今已有30年。在1998年也即18年前,便已在副科岗位上。换言之,将近20年里,陈轩林没有得到提拔。

  而此前,陈轩林几乎每年的考核都是优秀。

  “他不会跟领导搞关系”,陈的一位好友说。

  陈轩林自嘲他属于原地踏步型的干部:在副科的岗位上干了将近20年,排在他身后的3届副镇长先后高升,成了他的领导,而他一直还在原地踏步。

  “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很快重用”,萧县一位公务员说,用这句话形容当时的萧县官场并不为过。

  这位公务员说,在毋保良主政期间,曾发生过一次教育局局长行贿事件。这名局长因违规被免职,但他给毋保良先后送上28万元之后,毋让这名免职局长再次走上领导岗位:萧县体育局局长。

  毋保良还承诺将这名局长的妻子调整到萧县人民医院院长一职上。

  据媒体报道,毋保良曾向纪检部门坦言,县委书记对干部的使用拥有决定权,收受人家的钱物,必然会对送钱送物的干部提拔重用给予照顾,这给当地干部思想上带来混乱。

  8月上旬,陈轩林拿到最新的工作考核。他所担任镇长的王寨镇在全县23个乡镇中,各项指标均排名前列,这意味着他的镇长一职干得不错。

  萧县一位县领导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你要用不合格的干部,就会伤一大片干部的心。但是,如果调整一个干部到一个合适的岗位上,所有人的信心都会起来。”

  1988年出生的朱天星也在一次公开的选拔中得到了提拔。

  这位萧县计生委的前股长,报名参加了一次萧县青年干部选拔考试。笔试成绩通过后,直到面试前一天才得到面试的通知,“考官是谁?考试地点在什么地方?我们都不知道”,朱天星说,组织者只说面试当天在县政府集中。

  次日,考生到县政府集中后,第一件事是上交手机,然后被一辆大巴车直接拉到考场。事后,朱天星得知,面试官也经历了跟考生同样的命运:不清楚考生对象、也不知晓面试地点。

  朱天星最终脱颖而出,这位不到30岁的年轻人现在担任萧县酒店乡副乡长。

  “30岁就升副科,这放在以前,我想都不敢想。”朱天星说。

  龙城镇党委书记赵永将这一系列变化归结为用人的标准明确了。他举了一个例子,萧县为了实现“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的用人目标,将乡镇、县直单位分为A、B、C三类动态管理。A、B、C三类分别对应优秀、合格、不合格三个等级,提拔重用的对象都从A类中产生。“这让大家都很服气。”

  用明规则替代潜规则

  一位萧县公务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新领导班子出台了一系列规定,“从吃饭喝酒各个地方都限制你”。

  按此前媒体报道,龙道金和王共伟达成了共识:萧县是一个典型的通过熟人关系管理熟人社会的县城,所以必须树立“用明规则替代潜规则”的导向。

  自2013年起,萧县先后出台了《萧县“三牌”管理办法》《萧县机关效能责任追究办法》《萧县行政机关限时办结暂行办法》等文件,集中整治“庸懒散奢”问题。

  为了改变官员大吃大喝现象,萧县先是祭出了“禁酒令”,全县各单位今后所有县内公务活动(除外事、招商活动外)一律不准饮酒;其后更进一步明确:同城的部门(单位)间不得互相宴请。

  今年县乡两级党委换届选举时,萧县政协副主席兼民政局局长祖伯永没有接到一个吃请的电话。

  以祖伯永的身份,要放在2009年换届选举时,这是不敢想象的事情。当时萧县吃喝之风盛行,没到换届选举时,各大酒店就已爆满。

  “禁酒令”,限制吃喝的规定,让萧县高档餐饮的生意一落千丈。

  一位饭店老板抱怨说,他特意将饭店开在萧县一个乡政府旁,以前生意火爆,现在冷冷清清。

  对于萧县的变化,家住虎山北路的孙阿姨也有体会。

  虎山北路曾是萧县城中一条著名的断头路,前前后后至少修了8年都没打通。“每年都列入了政府要办的十大实事,承诺一定要打通,但没一年兑现过”,孙阿姨说,一到下雨天,附近居民就没法出行,到处是泥泞一片。

  这个难啃的骨头,去年下半年只花了3个月时间便建成通车。

  “每个事情都有最低办结时间限制,过了这个时间,你还没完成就会被追责”,萧县一位副县长介绍。

  虎山北路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被打通,与之类似,萧县多个百姓集中反映的难点、热点问题因之被解决。

  萧县还出台一项特别追责制度。一个项目一个工程,有疑问被举报,如果当年查不实、查不清楚,5年之后,由当地人大重启调查;再过5年之后,仍有疑问,再次重查。

  “就是要让现在的干部都知道,如果你做了违规的事,你这十年每一天都睡不好觉。”萧县一位县领导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

  众多“规矩”之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对“一把手”权力的监督和制约。

  萧县原人大副主任聂泽灿今年64岁,他认为,萧县之所以发生塌方式腐败,一把手没带好头是最重要的原因。

  基于此,萧县实施了“一把手”五不直接分管工作机制:“一把手”不再直接分管财务、干部人事、工程建设、物资采购、行政审批等工作,以建立“信任和尊重”与“监督和制约”的动态平衡及协调局面。

  “糟糕历史”的结束

  2015年2月,龙道金升任宿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当年7月,原萧县县长王共伟接任县委书记一职。

  王共伟坦言,两人共事合拍,现在萧县的发展仍然是按着当时定下的思路在走。

  今年7月,上海张江萧县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基地”举行了一场企业入驻典礼。首批12家企业高调入驻。

  张江萧县科技产业园区距离县政府不到3公里,前身是萧县行政服务中心,原县委书记毋保良将其作为政绩工程,投入巨资打造,意在取代萧县县委县政府建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老旧办公楼。

  随着毋保良的落马,加上中央停建楼堂馆所的禁令,该工程被闲置下来,成为萧县最大的烂尾工程。

  在陈轩林看来,张江萧县科技产业园的启用还意味着一段“糟糕历史”的结束,萧县迎来历史上最好的政治生态和发展机遇期。

  萧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李芳茹说,如今萧县的干部劲头很足,就像《亮剑》里勇猛冲锋的李云龙部队,立志改变大众印象中“腐败县”的印象。

  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萧县全县地区生产总值完成107亿元,同比增长9%,财政收入完成10.1亿元,增长30.9%;2015年安徽亿元以上项目投资计划实施位居全省第14名,排名宿州市第一。

  • 关键词浏览:
  • 未来15年 天津养老服务、儿童福利等设施这样规划!
  • 日,《天津市民政服务设施布局规划(2020-2035年)》(下文简称《规划》)在天津市民政局网站上向社会公示。...

  • 太行红色“信使”讲党课,让人听得泪流满面
  • 56岁的崔韶光像一个“信使”,将共产党人的光辉事迹和感人精神传播到全国各地。记者跟随她讲课月余,没有一堂课上不见听众泪光...

  • 武汉红色卫士-星光耀志愿者谢谦回忆抗疫经历:按下红手印,请战赴火神山抗疫
  • 在武汉市贵阁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文件陈列室,一份盖有红手印的请战书让人泪目。...

  • 超燃!武汉大学举行万人毕业典礼,校长窦贤康院士献唱
  • 6月23日上午,武汉大学举行2021年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1.1万名本科和研究生毕业生现场参加,极目新闻进行了现场直播。...

  • 人美心善 路边帮助流浪大叔 这位杭州交警小姐姐找到了
  • 6月17日,一段视频在网上火了,视频里一位人美心善的杭州交警小姐姐,在之江路巡逻,遇到一位流浪的山东菏泽大叔,热心地上前帮忙。...

  • 记独立日管家与用户的第一次见面交流活动
  • 在活动开始前的聊天中,用户在谈起他们的独立日管家时,“负责”、“有耐心”、“友善”是提到最多的字眼。...

  • 立足政策性职能定位,进出口银行上海分行开展党委中心组党史读书班集中学习
  • 分行党委书记、行长王须国同志在会上做了领学,就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下为什么要重视民营企业发展、如何助力民营企业发展做了详细阐述。...

  • 上海将优质医疗资源送到云南山区、老区临沂 造福当地患儿
  • 记者15日获悉,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第十一批援滇医疗队顺利抵达云南,开启在绿春县人民医院为期六个月的工作。...

  • 24年之后,他紧紧抓住妈妈的手
  • 当日上午,安徽省宁国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会议室内,一夜未眠的陈步兵、刘玉芹夫妇坐立不安。...

  • 上海这名打扮时尚的年轻女子,竟在超市做这样的事,原因太奇葩了
  • 5月22日,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曹家渡派出所接万航渡路上一超市工作人员报案称,其店内某品牌巧克力,时常被人“一锅端”。...